English  |  正體中文  |  简体中文  |  全文筆數/總筆數 : 49983/85139 (59%)
造訪人次 : 7801933      線上人數 : 86
RC Version 7.0 © Powered By DSPACE, MIT. Enhanced by NTU Library & TKU Library IR team.
搜尋範圍 查詢小技巧:
  • 您可在西文檢索詞彙前後加上"雙引號",以獲取較精準的檢索結果
  • 若欲以作者姓名搜尋,建議至進階搜尋限定作者欄位,可獲得較完整資料
  • 進階搜尋
    請使用永久網址來引用或連結此文件: http://tkuir.lib.tku.edu.tw:8080/dspace/handle/987654321/104456


    題名: 駱以軍《西夏旅館》中的「屍骸」書寫與主體建構
    作者: 侯如綺
    日期: 2015-06-30
    上傳時間: 2016-01-06 10:59:13 (UTC+8)
    摘要: 本文將小說中大量屍骸意象的寫作,歸因於作者面臨解嚴後台灣社會排
    他處境的焦慮,以及作家本身失父遭致敘事斷絕危機的兩個源頭。藉由茱莉亞‧克莉絲蒂娃(Julia Kristeva)所提出的「卑賤物」(abject)的觀點,筆者認為駱以軍乃是以書寫屍體為途徑,作為踏過主體身分認同危機的方式;寫作屍骸,成為作者企圖重建主體的手段。而妻子在小說中除了是敘事的來源,也是終極的追求,更是愛與恨的焦慮的承擔者。由妻子身體和屍骸的書寫,我們看到了離散主體遭逢外在社會身分認同的擠壓焦慮,以及主體在喪父之際內在面臨衝擊時的掙扎痛苦。他將離散敘事中的身體書寫意義展現在他層層包覆的隱喻之中,但這一書寫同時透露了他的恐懼乃至於憤怒。主體將其情感符號化,同時也成就了駱以軍在外省作家離散敘事中特殊的藝術表現。

    關鍵字:《西夏旅館》、外省族群、身體、屍骸、身分認同
    關聯: 淡江中文學報 32,頁 361-384
    DOI: 10.6187/tkujcl.201506.32-12
    顯示於類別:[中國文學學系暨研究所] 期刊論文

    文件中的檔案:

    檔案 描述 大小格式瀏覽次數
    index.html0KbHTML73檢視/開啟
    駱以軍《西夏旅館》中的「屍骸」書寫與主體建構.pdf4123KbAdobe PDF1檢視/開啟

    在機構典藏中所有的資料項目都受到原著作權保護.

    TAIR相關文章

   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 © 2002-2004  MIT &  Hewlett-Packard  /   Enhanced by   NTU Library & TKU Library IR teams. Copyright ©   - 回饋